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品牌管理 > 品牌管理

易到“病危”

分享到:
日期:2017-07-06 浏览:480 作者:王占锋 来源:企业观察家

  熙熙攘攘的商圈里,从不缺故事的跌宕起伏。最近,易到创始人周航与其控股方乐视,展开了激烈的对攻战,便是其中扣人心弦的一个。

  2017年4月17日,周航突然爆料直指乐视挪用资金13 亿元,被激怒的乐视,被迫还击……不可否认的是,易到的经营危机及内部矛盾,已经尖锐到不可调和的地步。之后,双方“撕逼”事件,并没有马上偃旗息鼓,而是仍在持续升温发酵,双方你来我往,上演了数轮的互怼,双方矛盾彻底激化。

  然而,周航为什么与控股方公然决裂?导火索到底是什么?又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点?未来,易到用车将何去何从?

  路线主权之争

  易到“病”得很重,因脆弱的资金链问题,早已悬在崖边。若照这样的态势不加控制,任由其发展下去,距离分崩离析已经不远了。

  面对万分危急的易到用车,控股方乐视,正在焦急地寻求“接盘侠”,毕竟生存是第一位的,若不能生存,还如何谈发展呢?作为易到的创始人,周航看到自己多年打下的“江山”,有可能轰然而塌,当然心有不甘。作为创始人,对易到的情感之深,可以肯定地说,没有人能在周航之上。为了挽救易到,周航同样是焦虑万分,虽然很艰难,但还是在挣扎着投石问路,寻找有实力接盘下家。

  其实,这并非周航第一次想要引入接盘者。在乐视之前,周航期望合作的,并想要引入接盘侠的就是携程。早在2013年,携程就已入股易到,虽然仅是第三大股东,但所占股份并不高,在6%上下。据携程年报显示,2013年12月和2014年8月携程两次入股易到,共计5300 万美元。资本注入之外,携程还和易到在业务上进行了深度合作。2014年1月,在携程与易到共同举办的发布会上,双方共同宣布,携程将在各个环节接入易到服务。

  多年来,周航与携程有来往的感情,加上有深度业务合作的基础,因此在周航内心深处,特别希望携程能来接盘易到。

  但是4 月16 日,周航和乐视已经在内部经历一轮交锋:周航力荐引进新投资者,但因为价格太低遭到乐视拒绝。业内人士认为,周航力荐的机构,很可能就是携程。当然,在贾跃亭的乐视方面,同样有自己钟情的接盘侠选项。据业界人士判断,有可能是乐视汽车在中国的战略合作伙伴博世集团、北汽、比亚迪和东风等。

  面对乐视建议的接盘者,周航同样不认同。周航想要力主引入战略投资者,其中当然有对乐视资金链和价值观的双重不满。这或许是周航此次怒怼乐视背后的真正原因之一。

  易到是周航亲自打拼,用了将近七年才养大的“儿子”,他是最不愿意看到其中途夭折的。他还期望有一天,易到能重新回到自己怀抱,让其回归发展的主航道。

  但是,这一切都晚了,失去了易到的主权,就意味着失去了一切的话语权。事实上,围绕易到用车悲悲切切之纷争,周航无疑是一个败者。

  江山丢了

  易到成立于2010年5月,是国内网约车的先行者,其成立时间甚至比Uber还要早,但从未有机会成为行业领导者。易到用车一开始就专注于服务高端商务人群,后来背靠携程切走接送机业务一大块蛋糕。

  但随后世事变幻,时过境迁。面对滴滴、神州专车的步步紧逼,尤其是滴滴相继合并了快的、Uber中国,成为行业绝对的大佬后,在竞争格局上,易到突然发现自己未能到达理想的位置,已迅速处于劣势的位置上。

  其初,事情还照着周航理想的方向发展。早在2015年,业界传言很多,但是大多认为,携程要全资收购易到。然而让业界人士愕然的是,仅仅几个月后的2015年10月19日,乐视汽车赢得易到70%的股权,成为易到新的控股股东。当时,在表面上,乐视为自己增加了一个承接汽车的平台,而对易到来说,乐视为易到带来了资金和生态资源,比如乐视手机可帮助易到触及用户,在一定程度上,延长了易到的战斗力。事实上,当初,周航最终选择乐视,是看中后者的生态布局。

  虽然乐视以7亿美元,拿到易到70%股份,但周航并没拿到多少现金。不可否认的是,虽然周航保留25%的股份,不算是净身出户,但却第一次失去了对易到的控制权。

  让周航做梦也想不到,让自己的互联网约车理想延续下去同时,自己把数年打下的江山,给彻底丢了。对于创业者来说,失去控股权,或说失去企业主权,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于刚丢掉1 号店江山的故事的热度,还远远没有散去;因高负债率,面临资金链危机的金龙铜管,在一定程度上,也属于企业主权丧失,尤其这几年,到处求情,到处拜佛……当你一旦失去控股权,一切都为时已晚,你没有任何力量去影响到它了,就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

  事实上,当时周航是别无选择。在行业的竞争格局的版图上,虽然易到是专车接送的早起者,当年也是产品体验服务最好的那一个,但融资能力却不是最强的。在专车市场,不论是神州专车还是后来的滴滴专车,一个比一个财大气粗,融的钱都比周航的易到多一个数量级,而且这两家背后,都站着腾讯阿里联想这样的产业大玩家。这也意味着,当两大巨头崛起之时,对周航来说,只是悲剧开始之时,假如之前接盘的不是乐视,换作另一家,其还会遭遇同样的下场,因为江山丢了,控制权没了。

  在圈里,周航是一个有理想主义情怀的企业家。当时,在乐视将易到收入旗下时,周航还有这样一种错觉,在完成易到的法人变更后,还会由他来操盘,毕竟自己对网约车行业是最熟悉的,自然也是操盘手的不二人选。

  但是,这仅仅是周航的一厢情愿。在短暂的价格战,并在资本市场上形成认知后,乐视马上启动了走马换将程序。之后,周航虽然还挂着CEO 的头衔,但那个头衔只是虚的,没有任何的权力和力量。

  从那一刻开始,周航开始认识到了,属于他的舞台,渐渐远去,原因很简单,易到已经不是他的了。对周航来说,乐视未必是最好的选择,但在2015年夏天,却是为数不多的选择,甚至是唯一的选择。

  之后,在被滴滴追赶、反超、甩开的过程中,周航似乎已经承认了他的理想主义的破产,也接受了淡出的命运安排。2017年3月27日,周航在湖畔大学第三届开学典礼上公开表示:“失败就是创业的一种宿命,是一种不可避免的东西。”

  潜意识里,当周航说下这番话时,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失败了。

  谈起周航的易到之败,除了控股权旁落外,把易到交给了外行的乐视手上,同样是致命的。假如他选择的接盘者是马云的阿里巴巴,或是王健林的万达,结局也可能是另外一种情景了。但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没有任何假设。

  致命失误

  易到发生经营危机,乐视难辞其咎。贾跃亭是个做事雷厉风行的人,他派驻到易到的管理者彭钢等同样如此。在被滴滴打蒙的易到里,这样的人才可以迅速聚合起散掉的力量与信心。

  虽然控股易到后,贾跃亭的乐视发出要做专车市场的行业老二的誓言,并要推出“生态专车”的概念,一时让业界为之寄予厚望。但是,在竞争对手们纷纷收紧补贴金的同时,易到还在以补贴为武器,火并竞争对手,并不断地拉长补贴时间,加大返现的力度。为了阻击滴滴专车的快速扩张,易到迅速开启了长达9个月的充100元返100元的补贴。据公开资料显示,易到每个月需烧1亿~2亿元,才能应对与滴滴的火并。可是,对易到来说,却根本看不到烧钱结束的那一天。“易到这个充100元返100元的模式很危险。这意味着一个很大的资本窟窿。”互联网资深评论人士洪波告诉记者。

  虽然易到在疯狂的补贴政策下,活动累计充值总金额超过60亿元,当时这看上去是绝对的利好消息,但是补贴一停止,易到就再也没有宣布过新的战绩。据业内人士透露,易到的日订单数已经回落到50万以下。事实上,补贴一旦停止,新用户增长乏力,既有用户手中的双倍额度,使易到难以获得足够现金流,此时的60亿元,已不再是成绩,而是一笔巨债。

  与此同时,网约车新政锤落下后,政府层面的执法力度和网约车行业前景都变得不甚明朗。同时,再加上拥有自有流量入口的平台不断进入,希望能分食潜力巨大的网约车市场。2017年2月美团打车上线,在南京地区试运营打车业务就是一例。

  于是,易到迅速感到了潜在危机的袭来。面对残酷竞争,易到想要求得生存希望,就必须向前冲,而这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继续烧钱。因为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什么问题。

  明知前面是陷阱,但还要向前冲。这不,为了缓解危机,最近易到又走上了这条老路,开启了限时充返活动,充100元返60元现金,40 元打车券。不过情况与一年半之前不同,当时易到主要面临的是来自于滴滴的外部威胁。如今母公司乐视泥菩萨过河,易到融资未果,失去外部资金来源的易到,只能再次选择补贴来快速募集现金。

  当初,周航本想背靠大树好乘凉。但不料的是,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乐视的大盘同样遭遇到更严重的资金链危机。自2016年底乐视遭遇一系列危机后,不得不进行业务大收缩。在乐视战略大撤退的背景下,易到摆脱不了成为弃子的命运,也变得自然不过了。

  还能撑多久

  作为背后的乐视,除将易到高管团队全部换成乐视的团队外,并未给易到用车的业务带来太多帮助,反而让易到用车成为引发乐视资金链危机的一张多米诺骨牌。

  时隔一年,与乐视的捆绑策略带给易到用车的光环,早已在乐视资金链断裂的负面新闻下烟消云散,而受到乐视的影响,易到用车也不断被曝出资金链问题。最近,易到拖欠供应商欠款、平台司机无法提现、乘客打车难的问题相继爆出,易到或将倒闭的传言一时甚嚣尘上。事实上,此刻周航的发声,坐实了易到方面的困局。

  除了司机和供应商之外,易到用车的乘客也处于人心惶惶的状态。在2016年年底,乐视负面新闻爆出之后,易到也被曝出拖欠供应商欠款以及部分司机提现遇阻的消息,让很多曾经充值易到的消费者也很担心,自己的钱将一去不复返。对易到来说,起死回生的机会,已经变得越来越渺茫。任何一家公司,得罪谁都不能得罪用户,否则最终都是死路一条,而如今的易到得罪的却正是平台的用户,以及用户的用户全得罪光了,这还有救吗?

  同时,当各地网约车新规纷纷出台,各大网约车平台进入转型生死时速,这就成了压倒易到的最后一根稻草。至今为止,易到仍未拿到网约车牌照。更重要的是,易到以私家车接入为主,而按照网约车新规对人和车的要求,等于给它判了死缓。

  虽说乐视在易到危机中扮演了可能不太光彩的角色,应当为易到今日陷入困顿承担责任。可以说,易到的危机早已埋下伏笔,其根源就在于易到进入乐视旗下后,迅速被边缘化了,这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易到的衰败。

  创始人的离去,司机的叫苦,乘客的怒火,继续撒下的补贴,共同织成了易到现今这张复杂的网,背后核心的问题仍然是“钱”。这家国内专车服务的开创者,正处在危险边缘。

  未来,易到要如何防止网破?是奇迹般地完成自救,还是终于拿到迟迟未至的融资,抑或是二度卖身?

  事实上,沸腾的舆论和紧绷的资金状况下,留给易到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TAG:易到 周航 乐视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822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