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品牌管理 > 品牌管理

通用电气换帅

分享到:
日期:2017-08-17 浏览:353 作者:罗东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因为最高领导人的权力交接,古老的通用电气公司(以下简称GE)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当地时间6月12日,GE宣布将任命现任GE医疗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约翰·弗兰纳里(John Flannery)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和公司董事长,两个任命将分别于2017年8月1日及2018年1月1日生效。而现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至2017年12月31日,在那之后从公司退休 。

  GE中国方面回复《21CBR》记者,此次人事交接安排并非“突发”事件,而是自2011年便启动的公司新领导人事交接计划的执行结果。

  其实,在今年2月份,伊梅尔特发出了一封致股东信,称GE的定位需要改变,把公司重新聚焦在可以领先的业务中,同时投资新的能力捕捉新的增长。当时有媒体评论说,新旧领导人的更迭背后是激进投资者Nelson Peltz旗下的Trian Fund Management对GE施加压力,要求其缩减开支、增加公司核心产业盈利。

  16年“尴尬”

  GE官方对现年61岁,任期接近16年的伊梅尔特给予了高度评价,用到“颠覆”一词:“他率领 GE 成功转型为更简单、更强大、更专注的公司,并建立了以发电、航空、运输、医疗和油气为五大关键市场的数字工业组合。GE在过去10年间大刀阔斧调整了公司的业务组合(如出售GE金融2600亿美元的资产,剥离公司传统业务部门GE家电、美国国家广播环球公司和塑料业务),这也凸显了伊梅尔特先生的长期战略愿景以及敢于颠覆GE业务的雄心。”

  但尴尬的是,外界对伊梅尔特的诟病恰恰是改革行动迟缓,特别是伊梅尔特在为GE的瘦身行动中,最知名的剥离金融业务的行动。

  金融业务是伊梅尔特的前任杰克·韦尔奇留下的“遗产”——商业史上实业和金融业结合的典范。但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由于内外部环境的变化,比如监管趋严,GE产融结合、多元化经营的模式不再受到资本市场青睐,伊梅尔特开始思考重新定位金融业务,缩小业务范围,让GE聚焦到工业业务本身。金融危机之后,GE股价在2009年3月曾跌至每股5.97美元,而2000年之前,GE在杰克.韦尔奇带领下股价一路走高,高峰时接近每股40美元。

  可是,直到2015年,金融业务仍然是GE利润占比中的大头。GE的2015年年报显示,2000-2015年,金融业务在GE利润占比为41%。此时,GE痛下决心,称“对于像GE金融集团这样的大型批发式金融企业而言,业务模式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不再能够产生可接受的回报”。2015年,GE徹底将金融业务剥离,明确提出金融业务在GE利润中的占比未来将小于10%。

  不过直到今天,GE的股价也没有逼近巅峰期的数值,维持在每股25-30美元的区间。相比这10年来蹿升的互联网和科技公司,对投资者而言,GE的财务回报无疑是不好看的。因此,伊梅尔特退休时,外媒并不客气,直指其改革行动迟缓,从财务角度讲GE处于停滞状态。

  但人们应该更客观地审视伊梅尔特的职业生涯:他的前任杰克·韦尔奇是世界上最成功和最具明星效应的企业家,他不免总被问到是否走出了韦尔奇的阴影,也不得不告诉外界自己尊重前任,但会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而伊梅尔特领导GE不久,便经历了美国9.11、养老金泡沫、金融危机、油价动荡等足够改变商业和金融秩序的大事件,要平稳度过,也要摆脱前任阴影进行业务重组转型。如果说杰克·韦尔奇给他留下了包袱,那么也可以说他给继任者扫平了道路。

  在剥离金融业务的同时,GE在2015年11月正式以123.5亿欧元收购了法国电力设备巨头阿尔斯通的电力和电网业务。在欧盟苛刻的标准中完成了两大巨头的融合,也完成了GE在传统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领域从业务种类到市场宽度的布局。

  GE在2016年的营收达到1236.93亿美元,保持了5.4%的增长率,同时,伊梅尔特还给他的继任者留下了价值3200亿美元的积压订单。由于业绩达标,2016年伊梅尔特在基础薪酬约为380万美元的基础上,获得约2750万美元的总收入,而他在2015年的总收入只有约1000万美元。

  继任者之路

  为何继任者来自GE医疗部门?约翰·弗兰纳里现年55岁,于1987年加入GE,主要负责企业重组工作,其后负责GE在阿根廷、亚洲等地的金融集团业务。值得一提的是,GE对金融业务集团的拆分、Synchrony金融公司上市以及出售GE家电业务等涉及到集团转型的业务上,约翰·弗兰纳里在官方的介绍里是“负责领导”。不论伊梅尔特还是约翰·弗兰纳里,他们身上最重要的标签都是“领导企业转型”。

  GE董事会首席独立董事杰克·布伦南(Jack Brennan)的评价是:“约翰职业生涯中几乎有一半时间是在美国以外度过的——他领导过GE医疗集团以及GE在印度的业务,他还曾带领GE业务发展团队成功完成了对阿尔斯通的收购。约翰所做的工作对GE的发展、财务健康状况及其作为全球领先的数字公司的行业地位产生了重要影响。”

  可见,GE医疗集团领导人的履历对约翰·弗兰纳里最终接任CEO有加持作用。《21CBR》记者曾在2012年针对GE医疗集团的业务情况采访过伊梅尔特。其时,GE在中国成都成立了首个创新中心,伊梅尔特表示,过去10年,GE在上海的研发中心承担了大量研发工作,今后是扩大创新的时候了。其中一个任务就是把医疗器械从高端客户推广至乡镇客户。

  2010年,时任GE医疗集团CEO约翰·迪宁就宣称,GE高端医疗产品在中国与基层医疗产品的比例是8比2,未来可能是5比5。时任GE中国区副总裁马加宁也对《21CBR》记者强调,面对基层的产品不能一味堆砌功能,也不能一味缩减功能、降低价格,而是根据客户需求“按需定制”,同时包括基于数字技术增强远程服务的能力。

  GE医疗集团的转型是跨国企业在中国业务发展的一个缩影,从工业时代的大批量、大客户思维转型互联网时代的服务思维,这和伊梅尔特在GE所订立的战略目标是吻合的。2016年年报显示,医疗业务在GE集团收入占比为14.8%,增长率为4%,利润率为17.3%,高于同期西门子的医疗板块利润率17.2%和飞利浦的10.8%。

  约翰·弗兰纳里称:“这次任命是我职业生涯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将聆听投资者、客户和员工的心声,来决定GE发展的下一步。”不过,已经有机构为他提出了建议。瑞士信贷认为,约翰·弗兰纳里需要解决一些关键问题,包括营业利润率、现金流、中期收益、投资组合清理、数字化业务。如能解决,GE的股价将大幅度增长。

TAG:通用电气 换帅 管理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