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危机,半生基业命悬一线,77岁的侯为贵重新出山! - 中兴,危机,侯为贵 - 品牌管理 - 品牌联盟网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品牌管理 > 品牌管理

中兴危机,半生基业命悬一线,77岁的侯为贵重新出山!

分享按钮 日期:2018-04-20 浏览:508 来源:投资家网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如今,没有人会比中兴的创始人侯为贵,更明白这句话其中的苦楚和无奈。

  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因违反美国规定,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国的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时长7年,解禁时间为2025年3月13日。

  根据外媒公布的制裁禁令,美国商务部除了禁止美国厂商向中兴销售零部件,还禁止他们向中兴提供任何技术服务或技术支援。

  这就意味着,如果侯为贵不能尽快解除这次“封杀”,在“缺芯”状态下,中兴极可能遭遇灭顶之灾。显然,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没有想到的是,76岁的侯为贵退休不到2年,再次踏上征程,临危受命。而他作为创始人,之前已经为中兴工作了30余年了。

  01

  创一代的探索和中兴的崛起

  1985年,43岁的侯为贵来到深圳,创办了深圳中兴半导公司,这就是中兴通讯的前身。

  80年代末、90年代初,起步中的中国通信行业炙手可热。侯为贵也在探索中发现了通信设备的商机。

  1986年,侯为贵用做贸易挣来的钱成立研发小组,专攻交换机领域,3年后研发出中国第一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数字程控交换机,中兴也随之转型为通信设备制造商。到了1992年,中兴合同销售额已经突破1亿元。

  几年的发展,让中兴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也在产权模式上进行了创新。1993年,侯为贵推动了中兴第一次产权改革,与30多名自然人组建了民营企业中兴维先通;与691厂、深圳广宇工业合资成立了中兴新通讯,两家国有企业控股51%,维先通占股份49%,并由后者承担经营责任,侯为贵出任总经理。这一举措开创了国内“国有控股,授权经营”的混合经济模式,也奠定了中兴以后的发展基础。

  此后,侯为贵又在摸索尝试中成功抓住了通信市场的三大机遇:CNMA(源码分址)、小灵通和手机。

  在2001年联通启动CNMA项目、网络建设大招标中,中兴拿到了10省交换及基站系统采购合同,占7.5%市场份额。在2002年联通CDMA二期招标中,中兴再次中彩,夺得15%的份额。

  而在“突然”出现的“小灵通”机遇和巨大的市场空缺面前,许多厂商措手不及,而中兴则能够迅速调整到位,及时切入小灵通市场。

  至于手机,2003年中兴三大类手机销售量达到450万部,岁末月销量居然达到创记录的100万以上,手机销售额已占到中兴总销售额的近20%。

  2004年,中兴通讯在香港联交所正式挂牌,标志着中国第一家A股上市公司在H股市场成功上市。

  不过在对国外市场的选择上,中兴并没有平均发力。侯为贵认为,中兴在国外市场的资源投入和战略部署基本上满足“二八定律”,也就是说,80%的投入是在发展中国家,20%在发达国家。出于对成本更为关注,中兴在发展中国家的成本优势更为明显。

  02

  “温水煮青蛙”和中兴的“衰落”

  可接下来的10年,侯为贵却因多次战略失误,让中兴打下的江山拱手让给了华为。

  2011年,中兴推出Blade 880,销量破千万,中兴智能终端一跃成为全球第四,一鸣惊人。但是中兴手机因为只关注产品忽视了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最终错失良机。也在同一年,中兴陷入了上市15年来首次巨亏的困境。

  2年后,中兴推出Grand S,是国产品牌第一次冲击3000元以上价位的高端机市场。惨淡的销量让Grand S进击高端市场成为枉然。次年,中兴推出星星系列,定位中端,设计唯美,适合线下渠道,还创新性的开发了语音应用,但是,由于定制机的战略,星星品控出了问题,中兴巨亏。

  2016年3月,美国限购事件无疑对中兴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而如今,美国更是直接阶段了中兴赖以生存的核心命脉。

  在前中兴通讯执行副总裁、终端CEO曾学忠看来,中兴手机最大失误有两点:

  首先,是战略失误。没有提前洞察到消费者转换趋势和渠道转换趋势,错过了功能机向智能机转换、升级换机两个风口。

  其实,固有的运营商管控模式、品牌建设等短板,在供应链、品牌传播上力度不够。正是这样一系列的原因,导致了中兴在手机行业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其实,原因还不仅如此,领导者的管理风格也有很大影响。

  作为和侯为贵在同一时代起步的任正非,显然早已超越中兴,并将华为打造为当代智能手机行业的佼佼者。

  从管理风格上看,侯为贵属于典型的知识分子类型,温和,稳健,很少有过激行为,管理风格自然属于“怀柔派”。相较之下,任正非虽然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但当过兵,军旅生涯在他身上打下了深刻的烙印,因此他也把很强的军人气质植入到华为当中,强调“狼性”。

  这样的结果是,私企性质的华为,在芯片研发,决策速度和决断能力上要远远优于温水一样的中兴。而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时代,谁能抢占先机并迅速行动,谁拥有核心竞争力,谁才能掌握财务数字的主动权。

  而在美国眼中,正是因为中兴缺乏“芯片”,才得以扼住其咽喉。

  03

  痛“芯”之后,旧帅如何力挽狂澜?

  事实上,早在2016年,美国政府就以违反美国国内法规为由要对中兴通讯采取出口管制措施,后双方达成协议,缴纳罚款并接受美国一段时间的考验。

  仅隔1年,极力维护本国市场的美国就再次发难。更令人气愤的是,除了中兴,美国还早已开展了多次的“反华为运动”。

  如今,刚刚退休1年多的侯为贵,又不得已再次为中兴奔走呼号,出来“救火”。

  究竟是“孩子”不争气,还是“太委屈”?现在追究这些似乎意义不大。

  但事实告诉我们: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终究会失去靠山。中兴的遭遇令人叹息,也让人反思:中兴的今天,又会是谁的明天?

  问题在于我们处在全球化当中,全球化提供了解决问题更廉价的方案,这是一种方便,但也滋生了惰性。当购买芯片比自产芯片更加容易也更便宜时,就会形成一种市场取向,并使得对外部技术的依赖不断固化。

  正如中科院微电子所长在朋友圈里所说,“看到网上中兴通讯事件的热度,真是难过,各种分析十分的专业和理性,但却少有人意识到,这是高科技领域的核战争行为。”

  数据显示,中兴是美国市场出货排名第四的智能手机厂商,市场份额超过10%,仅次于苹果、三星和LG,年出货量超过千万部。在中兴手机其他市场急剧下滑的情况下(去年全球出货量仅为4300万部,同比下滑17.3%),强劲增长的美国市场被认为是中兴手机最大的希望。

  而这次制裁行动一旦实施,中兴在外,将痛失半壁江山;在内,有华为,小米等一大帮对手,侯为贵辛苦30年的企业或将付之东流。

  更让人难过的是,目前,中兴通讯A股及H股仍在停牌中。

  结语

  从1985年深圳一处杂草丛生的简易房内开始创业,侯为贵坚持了30年,完整地经历了中国通信技术从落后到崛起,再到赶超的过程。

  从领跑通讯设备行业到被众多手机上超越,侯为贵的“温水式”管理又让中兴最终日渐衰落。

  在他的身上,我们能看到一个旧时的创业者对自己事业的坚守,也能看到一个失策的管理者对企业的无奈。更令人心疼的是,年过古稀的侯为贵,恐怕再也无法安心退休了。唯愿中兴反制裁成功,中华芯片雄起!

TAG:中兴 危机 侯为贵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