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品牌管理 > 品牌战略

GE的工业互联网战略真的会遭到“清算”吗?

分享到:
日期:2017-09-08 浏览:491 来源:物联网智库

  原标题:GE的工业互联网战略真的会遭到“清算”吗?

  弗兰纳里的到来,或许会在华尔街派和工业互联网派之间,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

  古往今来,新官上任三把火。轻则减员兼并重组增效,重则彻底推翻前任政策。

  近日,美国通用电气(GE)新任掌舵人约翰·弗兰纳里(John Flannery)在波士顿总部宣布将开始大幅削减管理成本,计划裁员,从而推动公司在2018年底降低20亿美元的成本。这种背景下,每年耗资巨大业绩增长却跟不上预期的Predix业务似乎就显得有些岌岌可危。

  这一事件引发了工业界和物联网界人士的广泛讨论——裁员已经开始了,对伊梅尔特(Immelt)的“遗产清算”还会远吗?作为GE内部推动工业互联网的中枢,GE Digital将何去何从?Predix又将何去何从?

  伊梅尔特的功绩

  工业互联网和Predix是伊梅尔特留给GE最宝贵的财富,他花费超过6年的时间和40亿美元将125岁的GE转变成为一家“数字工业”公司。

  当年,传奇CEO杰克·韦尔奇将通用电气的市场价值由他上任时的130亿美元提升到5000亿美元,功绩毋庸置疑,但与此同时,也将骨血里流淌着工业基因的GE带入了多元化的新时代。

  韦尔奇并不对GE的业务方向加以限制:当其大型机械业务面临反垄断官司时,它就开拓家用电器市场以换取民间亲和力;当萧条与战争来临时,它就加大军工产业在公司总收入的比重;而当制造业发展渐趋平缓,它转而进入利润更高的媒体娱乐业及金融服务业……这也使得GE有了明显的“脱实就虚”倾向。因而,2008年金融危机来临的时候,航空母舰差点因此坠落。

  伊梅尔特显然认为工业才是GE的正途,毕竟由爱迪生所创立的GE,最早就是一家彻头彻尾的工业企业。杰夫在任期间,GE剥离了金融业务,砍掉了冗余的家电部门,通过用成长性行业置换手上的夕阳行业的手段,将业务重心重新转移到核心的工业制造领域。

  但仅仅原地踏步还不够,伊梅尔特还想带领GE开启下一个新工业时代,至于未来是什么,他于《哈佛商业评论》发表的《我是如何重塑GE的?》一文中表示:“不能有机增长,是一个巨型企业的灾难。GE不能成为一个只有扁平增长的千亿美元级的公司。我们把GE想象成是一个超级商店,是一个全球知识交换中心。建立一种流动在所有GE业务上的能力,横向的优势能够有效驾驭,从而产生规模级的创新。”

  这即是伊梅尔特所倡导的工业互联网战略的精髓了。2012年GE提出工业互联网的概念,要将GE在工业领域的领先技术设备硬件优势和领先的远程数据分析软件优势发挥到全球的工业市场。随后,Predix应运而生,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一阵浪潮。尤其近几年在中国,工业互联网概念如火如荼,相应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更是如雨后春笋一般相继诞生。

  因为这些创举,在大部分工业界人士眼中,伊梅尔特是伟大而有远见的战略家;然而,又因GE糟糕的股价表现和低微的ROI,华尔街和股民对他的“碌碌无为”表现出了极大的不满。

  如今,拥有金融背景的新任CEO弗兰纳里会选择站在华尔街这边吗?

  他会像伊梅尔特上任后砍掉GE金融那样砍掉工业互联网的尾巴吗?

  林雪萍老师在《GE激进裁员工业互联网走向尾声? | 华尔街看不懂的GE》中表示了自己的担心。

  “Flannery本质是一个金融市场的人。1990年早期,他已经开始在GE资本的事业部工作。可以说,在GE金融资产变卖之前,资本才是Flanner最好的舞台。正因为如此,Flannery的一举一动,才会让工业互联网派,大为不安。因为GE当下的工业互联网局面,来之不易。”

  然而,裁员的举动和弗兰纳里的金融背景就能说明GE的工业互联网战略岌岌可危吗?笔者倒是认为,新任CEO并不会放弃工业互联网战略,他的这些举动甚至可能有益于华尔街理解工业互联网,并促进GE数字化业务的增长。

  “做减法”,聚焦核心领域

  裁员和缩减预算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坏事,它有助于企业在业务增长出现问题的时候聚焦于核心领域。这是GE转型之中必然会经历的“阵痛”,毕竟伊梅尔特对未来的情怀不能当饭吃,弗兰纳里的做法更像是要加强对成本的控制,以确保回报。在这种实干型人才的带领下,GE的数字化业务或将走向以利润为导向的正确之路。

  很多消息都表明,GE的数字化业务目前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影响。

  从财务方面来看,GE今年在数字化领域的预算是7亿美元,这笔钱将用于进一步发展Predix及其应用,并促进销售工作。此外,首席财务官杰夫·伯恩斯坦(Jeff Bornstein)表示:为了帮助投资者更好的理解Predix,通用电气还重新定义了其“数字化收入”的核算方法——排除掉30亿美元与燃气发电厂等硬件相关的收入,以提供一个清晰的“纯”软件业务,避免重复计算。基于此,公司将原本“在2020年数字化收入实现150亿美元”的目标调整成了120亿,即GE总收入的10%左右。

  之前还有一条值得注意的消息并没有被媒体报道,就是在今年5-6月这两个月期间,GE曾经暂停Predix的相关业务,用来处理和Predix软件相关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包括编程语言的不兼容性,代码转化等等。BI在前几天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目前,GE已经解决了这些问题,并将目光重新投向了Predix,公司未来的业务将着重集中于能源、航天、石油和天然气这些核心领域。

  更重要的是,两位和新任CEO相熟的知情人向路透社透露:弗兰纳里很可能将继续致力于伊梅尔特在工业互联网领域的伟大愿景。但这位55岁的领导人可能会促使GE数字化部门在明年降低成本、提升利润。他也可能重组通用电气的数字部门,甚至可能通过出售少量股权以吸引更多的合作伙伴。

  数字化医疗带来的甜头

  新任的CEO弗兰纳里,虽然有很深的金融背景,但是他在GE医疗部门的工作经历也同样不可忽视。

  自从2014年加入GE医疗集团以来,弗兰纳里成功实现了集团业务转型,2016年业务运营收入增长达到了5%,而公司平均为1%,利润提高了100基点。

  弗兰纳里已经在医疗领域尝到了数字平台的甜头。

  在弗兰纳里担任GE医疗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期间,他开创了医疗领域的数字化平台及相关解决方案,还负责主导发布了可持续的医疗解决方案,为新兴市场的医疗供应商带来了颠覆性变革。

  因为医疗领域进行的这些成功实践,弗兰纳里深刻体会到数字化和工业互联网所蕴藏的颠覆各行各业的潜力。

  当然,最明显的证据还是约翰·弗兰纳里在GE换帅媒体见面会上答记者问时所表达的观点:“虽然我现在不能完全回答你的问题,但是数字化确实给医疗领域带来了改变,我们会把这种成功的经验同样推广到公司的其它业务领域中去……”

约翰·弗兰纳里答记者问

  分析师和投资者也看到了Predix能够带来的可观销售额和利润,事实上,包括电力公司Exelon Corp和电梯供应商迅达在内的企业都是Predix的客户,2017年上半年其订单增长了24%,达到23亿美元。

  工业互联网就是用数字化手段改造工业制造业,可以想象,在未来,GE会继续加强工业互联网的投资,并且工业互联网将继续成为GE的核心竞争优势。

  华尔街需要听故事

  华尔街应该是喜欢工业互联网这个故事的,因为光凭卖设备增加产值是不能对股价带来本质的提升的。

  但工业互联网不一样,Predix不一样,试想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像打开手机中的APP Store那样,打开工业应用商店,里面有监视、分析能耗的APP,也有分析整条生产线的APP、或是监控某台设备位置和状况的APP等等……这将是对传统工业领域的彻底颠覆。届时,GE在业务定位上不再仅仅是卖硬件产品,而是用成千上万的软件应用去吸引客户,销售模式从原来的树型变成一种多维度的网状结构,业务模式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光讲故事不行,必须得拿出点儿真枪实干的功绩来,这一点,伊梅尔特没有做好,但是新任CEO弗兰纳里在逆境中扭转乾坤的能力以及提升业务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再加之杰夫·伯恩斯坦被提拔为GE公司的副董事长,两者一位擅长“提高增长”,一位擅长“削减成本”,这对能力互补的“黑白双杰”让资本市场为之一振。难怪换帅消息一出,股价就上涨了近3%。

  总之,工业互联网为制造业带来的效率提升和业务模式变革,必然是未来大势所趋,弗兰纳里不太可能掐灭这样的愿景,他的到来,或许会在华尔街派和工业派之间,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

TAG:GE 工业互联网 战略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